一只废柒

一只日常沉迷罗先生美貌的咸鱼。

我的邻居是女装大佬【羊猪】(一)

*表面乖巧其实腹黑学弟羊x赌博输了被迫女装学长猪

*ooc怪我

张艺兴,大一新生,因家离学校隔着十万八千里就在学校附近的租了个房子。

转了一圈觉得这地方环境还行,房间也不算很小。把东西都收拾好后张艺兴决定去拜访一下他的新邻居。哦对了,他的房间是靠墙的,只有一个邻居。

刚开门就看见隔壁走出一个穿着大红裙子的大眼女生。

“你好。”

“你好。”

“那个,我是新搬来的,以后请多关照。”

“嗯。”

她很急的样子,高跟鞋打在地上的声音急促而响亮。

在声音消失后张艺兴回到房间,整个人扑在刚铺好的床上,脸埋在枕头里,放弃思考的他决定睡一觉。

醒过来已是中午,肚子饿得直叫。掏出手机想点外卖却发现手机已经因没电关机。无奈只好下楼买了份盒饭。上楼的时候碰到了隔壁的红裙女生。那人随意瞥了眼他手里的盒饭。

“还在读书?”

“啊…是的,我大一。”

“吃盒饭哪有营养,来我家吃吧。”

“不,不用了。”

“害羞什么,我会吃了你不成?”

“那谢谢了。”

进了她房间之后张艺兴小小的惊叹了一下,整洁干净。这就是女孩子的房间么。粉色的墙纸可爱养眼,比自己的房间好多了,虽然他才刚搬进去啥也没有。

“随便坐吧。”

张艺兴点头,拉了条凳子坐下。

“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人正拿着根皮筋把披散的长发绑起来。大红色的发箍被取下,搁置在镜子旁。

“张艺兴。”

“朱碧石。”

准备将调戏进行到底的罗先生即兴给自己取了个女性名字,而且装模作样的扎起了假发。

准备好大干的一场的他进了厨房,五分钟后探出脑袋询问:“那个,小学弟你会做饭么?”

张艺兴原地蒙圈,半晌点头:“会一点点。”

半个小时后两个人就着一盘炒白菜和一盘炒鸡蛋解决了午饭。

吃过午饭张艺兴也不好再多做停留,向凳子上吃撑的某学姐告辞。

罗志祥挥挥手随他去了,转念一想,不对,还有一件大事没交待。

“学弟请留步!”

“???”

“看在我们这么熟的份上帮我把碗刷了再走呗。” 说完还抛了个媚眼以示友好。

我们不熟谢谢。

虽然张艺兴很想这样说,但他以惊人的意志力忍住了。

行吧,二话不说撸起袖子收拾了碗端进厨房,三下五除二的洗完,再次告辞。

罗志祥满意了,面带笑容的挥手,一股子欢迎下次再来的意味。

张艺兴一走,罗志祥就把头上的假发拽了下来并发誓:我罗志祥要是再赌我就…就…就一个星期不吃卤肉饭!好像有点太狠了,改成三天好了。

tbc.

现在的状态

我有一个梗→当天激情码字→一天码几十个字→一天码几个字→沉迷学习(chi he wan le)→放弃挣扎

脏辫是什么街头小屁孩!wsl


遇见你的时候所有星星都落到我头上【羊猪】

*听歌曲《遇见你的时候所有星星都落到我头上》产生的脑洞,这首歌真的超甜!

*傻白甜向

*ooc怪我

1.你给我了一个微笑,我可不可以用一个轻吻还你。

第一次见到罗志祥的时候,张艺兴激动的冲小心翼翼的他说:“您是我偶像!”

他偶像捂着胸口一点一点的挪向他,虽然只挪了大概半步的距离就停下了。然后大声开口:“我们先彼此取得一个信任好不好?”

“三,鹅,一!”

“哈哈哈哈……”俩个人握手,商量着怎么帮对方搞掉他的猎物。

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就在一起了。或许是某次醉酒后,真言吐露,又或许是某次独处,情话溢出。

罗志祥喜欢笑,笑的见牙不见眼,月牙儿盛满了细碎的星光。张艺兴总会在这时候凑上去轻吻他的眼角,罗志祥总会愣住然后脸色爆红的拍他一下:“讨厌啦!”

2.你的声音在绕,还带自动循环特效,有没有暂停键可以Stop。

罗志祥的笑声很魔性,在他们在一起之前张艺兴就知道并且深深体会过了。每次他一发自内心的大笑总会让人觉得:这人是鹅精转世吧?导致张艺兴每次看见鹅都会想到罗志祥,以至于对鹅的好感度都高了那么一丢丢。

谁让这小别致的叫声太像我家那口子的笑声呢,张艺兴宽容的想,站在离以鹅为圆心,五百米为半径的地方,这样想。

3.我们还要走很长的时间,千万不要把我甩在 你身后边。

2018年11月6日,罗志祥出道二十五年。同年张艺兴出道四年。他说他要更努力,去追上他的步伐。他说他们还要走很长的时间,并肩走才能有个伴儿。罗志祥总说:“我可不会等你哦。”张艺兴就会认真的说:“不用你等,我会追上你的,请一定不要放水。”罗志祥乐呵呵的答应。两个人幼稚的闹在一起。

岁月静好。

4.我和你要去闻闻新鲜的春天,感受阳光洒满肩上的夏天,整个世界涂着金色的秋天,飘雪的冬天。

年轻人总是突发奇的想去干一些不同寻常的事儿。

张艺兴就是这样的一位年轻人。

那是一个晴朗的早晨,经历了一夜欢愉的罗先生正在被太阳直射的窗帘后睡得打呼。血气方刚的张姓青年隔着被子压在他身上,压低了声音说:“小猪哥,起床了。”被里的人想翻身继续睡却动弹不得,只好露出一条缝看是什么东西打搅自己睡觉。张艺兴见他睁了眼,继续说:“我想去旅游了。”然后一脸你明白我的意思吧?罗志祥听了,把缝闭上。

“那你去吧,我要睡觉。”

“不行,你要和我一起去。”

“那我问问我要不要去。”

“好的。”

“你想去吗?大脑:不,你不想。好了,我的大脑说我不想去。”

“那我就把你的身体带走。”

“行行行,我起来了,起来可以吧。”

张艺兴从被子上下来,怕他反悔顺手撤了被子,却被眼前香艳的场景弄的气血上涌,脸上布满红晕。

罗志祥几乎是一瞬就醒了,看着张艺兴的脸色调笑道:“看完了么?我要穿衣服了。”

张艺兴扔下被子一溜烟的跑到客厅:“我…我在外面等你!”

卧室里传来震耳欲聋的鹅叫声。

他们真的去旅游了。从次年春天开始。

两个人的第一站是澳大利亚,那里正是夏天,金黄色的阳光和白色的沙滩,怀特黑文海滩上躺着各色男女,张艺兴挑着眉看不远处的罗志祥勾搭小姐姐,计划着怎么教他安分守己。

接下来的旅程张艺兴都没有再带罗志祥去海边玩儿。

第二站是日本的大阪,距离樱花开放还有一个星期左右,在这一个星期里,两个人吃遍日本各色小吃,体重直线上升。

张艺兴还记得那天,两个人在粉色的树下散步,走着走着就闹了起来,偶尔有调皮的花瓣落在他们头上和衣服上。

他们还参加了樱花祭,张艺兴强硬的让罗志祥穿了女式和服。一路上罗志祥都在嘟囔着张艺兴听不懂的台语。

接着,按罗志祥的提议,他们去了北极。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说不出的圣洁。

他们在那蹲了一个月的极光,在临行前一天的夜晚,两个人眼里映着天幕上绚丽的色彩。次日满足的离开了北极。

下一站是阿尔卑斯山。罗志祥吵吵嚷嚷的要看日出,于是摸黑爬山,在太阳公公出来前到了山顶。温和的阳光洒在两个人略显疲惫的脸上,张艺兴侧头看罗志祥,姣好的面容镀上一层金黄,发丝飘扬,眼神清澈坚定。

世界真美好啊。

两个人在闲暇之余还会把旅游的照片发在男人帮的群里,惹得众哥哥羡慕不已,孙红雷更是丢下一句:你们要不要脸!罗志祥看了就模仿大哥的语气,最后两个小孩笑作一团。

接着他们在瑞士的一个小乡村度过了一整个秋季。这段时间他们做的最多的事就是闻着麦香在田野间散步,像一对在瑞士生活已久的老夫老妻,虽然大部分村民都把他们当兄弟。

罗志祥记得,那天张艺兴神秘兮兮的说带他去一个好玩的地方。两个人走了很久,直到一座小小的哥特式建筑在眼前出现。张艺兴拉着他走进去,教堂空空荡荡,没有人。

“罗先生,你愿意接下来的日子里拥有一个乖巧听话懂事善良可以陪伴你一生的人么?”

张艺兴伸出手做邀请状。

罗志祥浅笑,把自己的手搭了上去。

“当然。”

恭喜牵手成功!

最后一站是被誉为“西伯利亚的蓝眼睛”的贝加尔湖。

冬季的贝加尔湖除了有满天飞雪之外,还有冰冻的湖面、有裂缝和气泡的冰层,深蓝的湖水透过冰面折射出神秘的色彩。彷佛是一块块镶嵌了白色的天然蓝宝石。

他们在大雪纷飞的夜晚,在被暖色灯光包围的街道上拥吻。鹅绒大的雪洋洋洒洒,落在发顶,肩头和脚旁。落在树梢,灯盖和贝加尔湖的冰面。

一吻白头。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诗经·周南·桃夭》

求佛【菠萝】

*孙悟空×空虚公子
*ooc怪我
*带“*”的文末有注释

“汝以淫身,求佛妙果。纵得妙悟,皆是淫根。根本成淫,轮转三涂,必不能出。必使淫机身心俱断,断性亦无,于佛菩提斯可希冀。”*

“你这意思是我不能成佛?”

“凭什么!我也不曾残害生灵,怎的就不行?!”

“罢了罢了,我明白了。”

皎月当空,猴子回了自家的水帘洞。一众小猴儿见老大脸色不好,识趣的缩在自己该待的地方。
“孙先生。可是你回来了?”稚嫩的童音传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孙悟空改了改自己的面部表情,进了屋。
说是屋子其实也就是一个石洞。
一个小娃娃探出脑袋,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好不可爱。见他走进就伸出肥短的手臂要抱抱,孙悟空就弯下身子把小孩抱起来,眼里的不快一扫而尽。指头点了点他的鼻子:“今天做了什么啊?”
“和猴儿们玩闹呢!”
“哦?那没有带着猴儿们惹事吧?”
“没有没有。”手搂住孙悟空的脖子,脑袋搁他肩头蹭啊蹭。
孙悟空见他如此撒娇,也不好再说些什么,轻抚孩子的背脊。

孙悟空找到空虚的时候,他已经三岁了。施了个法瞒了空家人将空虚带到了水帘洞。空虚自出生身子骨就不行,小脸总是病态的白。孙悟空便每日以真气滋养他的身体,孩子也算是健康长到了现在。
可孙悟空能明显感觉到,空虚的身子一年不如一年。他听闻那太上老君的药丹能包治百病,洗经伐髓。便想着自己也修炼的这么长时间,当个小仙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可那菩萨偏说不可,稍一点拨他便明白了缘由,只好另想它法。

他寻了他那么久,放不下啊!

空虚弱冠之年,连随意走动都已困难,终日卧榻,孙悟空下决心去天庭闯一闯,吩咐众小猴照顾好他。

空虚没能等来孙悟空就被空家人寻着带走了。

再见已是敌人。

当年卧榻不起的少年成了第一驱魔人,一去不返的孙悟空堕入魔道,被镇压在五指山。白色的衣角随着风摆动,随意的拨了盒里的剑,便削了那作恶多端的妖魔的冠。那妖魔化了原形,冲着他吼了一声,便灰飞烟灭。那猴儿顺着他开合的唇,念道:“孙先生……”

泪从眼角滑落,融进毛发里。化了人形,噗通一声跪下,眼神空洞的望着那漂浮的点点星光,眼泪止不住的淌。

一旁成了佛的和尚在他头上带了个圈子, 轻道:“阿弥陀佛。”

那猴儿喃喃开口:“你知道么,我曾经也差点成佛。”

和尚把他扶起来:“走吧。”

*出自歌曲:《永宴行春》

狐狸【羊猪】

*吸血鬼AU
*吸血鬼羊×猎人猪
*ooc怪我

赏金猎人,不隶属教廷也无固定组织的个体。随自己的意愿接受悬赏任务,而这种意愿多由金钱构成。雇佣他们有个好处,除赏金外其他支出皆与雇主无关,就算在执行任务期间身亡也与雇主没有半毛钱关系。
他们是不被上帝保佑的人。
目前佣金最高的猎人是个叫罗志祥的年轻人,以一周杀死二十六只吸血鬼的成绩获得世人的认可。
而现在,这个小伙子正叼着面包看报纸,在咽下最后一口的时候抓起桌上的牛奶一饮而尽。猩红的舌尖探出,舔去唇边的奶渍。
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
“喂,我知道,下午就去。是啦,我会活抓他馁。”
“砰”的一声挂了电话。抓起桌上的钥匙夺门而去。随即蔫巴巴的转回锁门,挺着胸大步离开,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先去武器铺拿走了一周前放在那里维修的枪,然后晃进了一条无人小巷,七拐八拐后推开一扇破旧的木门,屋里定定坐着一个微胖的男人,手里握着个茶杯把玩。
“来了?”
“嗯。”
“坐吧。”
“时间很赶。”
“没事,慢慢来。”
“好吧。”
“那只吸血鬼势力很大,有自己的城堡和地盘。你这次去怕是凶多吉少。”
“我知道。”
“上帝可不会保佑你,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那又怎样,我还不是活到现在了么。”
“你想清楚了?”
“当然。”
“那好,今天那吸血鬼会举办一场宴会。”
“你怎么知道?”
“被你杀死的那对吸血鬼夫妇身上有俩张请柬。”
“哦。那我找个女猎人一起去吧。”
“我和你去。”
“太危险了。”
“我也该活动下筋骨了。”
“那好吧。”
男人弯下腰拿起一个盒子递给他,罗志祥打开,里面是件礼服,白色的露背装。
抬头对上那人的大眼,不出所料的带着调笑。瞪了他一眼,留下一句:“我去试衣服。”便抱起盒子去了里间。
黄磊把手里的茶杯斟满茶,细细的品。
三,二,一。
开门的声音传来,一个黑发白衣的美女走了出来。
“嘿,还挺好看。”
美女提着高跟鞋赤脚走向他,把鞋扔在他的桌上。
“我不要穿这个。”
“上流社会的女士怎么可以不穿高跟鞋呢?”
“我不是女士!”
咬牙切齿。
黄磊抿了口茶,慢慢悠悠的答到:“现在是了。”
“……”
“行了,别闹脾气了。跟我去化妆。”
“不去,我天生丽质。”
“你那黑皮在门口就得给人拦下来。”
“……”
其实罗志祥不算很黑,只是吸血鬼不接触阳光,一个个惨白惨白的。
从化妆室出来的时候黄磊已在门口等候多时,看到罗志祥的时候笑的直不起腰。
“哈哈哈哈,你是在面粉里滚了几圈么!”
“滚啦。”
其实黄磊先生说的也没错,现在的他确实像裹了层面粉似的。所有裸露的皮肤全成了白色,惨白惨白的。见鬼的是这还是件露背装!他见着化妆师把几盒用完的粉底液扔进垃圾篓,眼角抽了抽。
幸好顺利进去了。在车上我们的猎人先生就计划着撂担子不干的事儿。可赏金过于诱人,他强迫着自己接受一切。明天还很美好不是么?
进了内里,猎人先生冷笑了一声:“呵,有钱人。”
黄磊低声纠正他:“他是吸血鬼。”
“呵,有钱鬼。”
“你有毒吗?”
“无毒无害绿色健康。请不要污蔑我谢谢。”
“绿色可还行。”
俩人停止了拌嘴,因为宴会的发起人站在了他们面前。
肤色像冬季的初雪一样白净,眸子漆黑如墨,望不到底。
“好久不见,阿洛伊斯太太。”
“呃,好久不见。”
“可以请您跳支舞么?”
被认出来了?罗志祥看向身旁的黄磊,朝对方挤眉弄眼。
“不用担心,我和您的丈夫关系很好,我想他是不会介意的。”
黄磊冲他点头,拥抱他的时候在他耳边低声说到:“这可是好机会,别错过了。”
罗志祥点点头,将手搭在吸血鬼伸出的手上。
“是的,先生。感谢您的邀约。”
俩人从边缘跳至中心,在一个搂腰的动作时吸血鬼没有放开他,而是贴近身子细语:“接下来乖乖听我的话,不然这里的吸血鬼随时会把你瓜分殆尽的。”
果然被认出来了。罗志祥没有挣扎,只定定的望着他。
“猎人先生,或者叫你,罗志祥先生?”
“你什么时候知道我要来的。”
“一直都知道。”
罗志祥轻叹一声。
“放开我,我配合你。”
“为什么?”
“活着。”
吸血鬼松了手。
“我叫张艺兴,要记住我的名字哦,猎人先生。”
“我们把舞跳完吧。”
说罢便牵着罗志祥的手继续跳舞。
两人从舞池中心跳回边缘,罗志祥左顾右盼,黄磊不见了。
“专心一点好么,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的搭档没事。”
一曲毕。舞池里攒动的人头都停了下来,直到新的一曲开奏。
两人已经彻底脱离了舞池。
“不要乱来,我想你应该不想和我变成同类对吧,猎人先生?”
罗志祥不解的望着他,他不知道这吸血鬼想干什么。
他看见面前人水灵灵的眸子露出不解,几乎是下意识的蹭上去在他眼角落下一吻。接着下移至唇,试探着勾起对方的舌头。
不解变成震惊。
这个吻并没有持续很久,罗志祥呆呆的说不出话。
吸血鬼和猎人,应该也算禁忌吧。
胡思乱想被打断,面前的吸血鬼把他拥进怀里,低声细语:“我喜欢你。” 顿了顿,“很久了。”
“黄磊和你认识吧。”
“是的,他是我师傅。吸血鬼。”
“那我还真是不合格。”
“不,你很棒。”
“还不是被你们师徒坑了。”
“嗯……我不否认。”
罗志祥轻笑:“狐狸。”
“嗯哼。”

箱子【鸡条幼稚园】【全员幼化】

*傻白甜向
*脑洞产物
*短小无cp
*ooc都是我的错

开学第一天,严敏校长给六个孩子每人发了一个箱子,还说开箱有奖xxx的。
六个小孩兴奋不已,大傻尤其。用自己的卡姿兰大眼睛扫了一圈,眼疾手快的抓过一个放在桌上没人看着箱子,咻的跑了。
上完厕所的小幺往桌子上一瞟,哦吼,完蛋,箱子没了。“哇”的一声哭出来。
角落里趴在箱子上睡觉的小猪被吵醒了,提着自己的箱子走向小幺。
“艺兴你怎莫啦?不要哭啦。”
“哇……”
“你不要哭了啦,我的箱子给你,你…你不要哭啦…哇!”
此时,一只提着箱子的老狐狸路过,循着声走过来问俩小孩咋了,罗志祥抽抽噎噎的说:“艺兴…艺兴的箱子没了!哇!”
“肯定是孙红雷那老贼干的。”拍拍两小孩的肩膀,“等着,我收拾他去。”
一把拉过门口正忽悠王迅开箱子的黄渤,在一片青青草地找到了孙红雷。
孙红雷此时正受着良心的谴责,扯着手里花的花瓣嘴里念念有词:“还,不还,还,不还……”
黄磊冲黄渤比手势:你去和孙红雷吵架,我去拿箱子。
黄渤点头,轻声说:“你在比啥玩意儿?”
黄磊扶额:“我说,你去和孙红雷吵架,我去拿箱子。”
“好。”
“孙大傻,还没开开箱子吧?”
“诶嘿,黄渤你欠揍是吗?说谁傻呢?”
“说你呢,怎么滴!”
“黄渤你∮∝∠@∑∨”
“你说啥玩意呢,口齿不清。”
……
一直潜伏的黄磊趁场面混乱顺利摸走了箱子,还顺带把孙红雷的箱子也摸走了。
回到教室,两小朋友已经不见了。
五分钟前。
“艺兴,我哭不动了,我们别哭了吧。”
“我也累了。”
“我们去吃东西吧,哥请你吃卤肉饭。”
“好。”

和渤哥吵完架的颜王:我箱子呢?
大明湖畔的某松鼠:渤哥,这箱子我打开了,诶,人呢?

无关风月【羊猪】

*短小
*甜饼
*ooc怪我

“喂,你在哪?”
良久的沉默,张艺兴一度怀疑电话没有接通。
“嗯…喂,你是谁呀?”
啧,又去喝酒。
“在那别动,我马上就到。”
抓起搭在椅背的外套匆匆跑向车库。
“嗯。”
罗志祥醉眼朦胧的看着手机屏幕,模糊,用手摸了把,还是模糊,索性放弃了靠名字认人。
“渤哥?”
……
“磊哥?”
……
“红雷哥?”
……
“艺兴?”
“嗯?”
语气波澜不惊,罗志祥却听出了其中隐含的怒意。
“艺兴啊,我没喝酒,真的没喝。嗝——”
……
“我马上就到。”
“好的。”
张艺兴接到罗志祥的时候,他已经醉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乖巧的任张艺兴抱走。
怒火在见到他的时候就已消失殆尽。无奈的把人带回家,剥了衣服扔进浴缸。
蹲在浴缸旁尽量轻柔的给爱人洗澡。熟练的让人心疼。
看着浴缸里不省人事的罗志祥,张艺兴想着这是第几次了。下手的力大了些,浴缸里的人叮咛一声,眼皮都没抬一下。
橘黄的灯光氲着水汽,看不真切。
把人擦干了抱上床,掖好被角。张艺兴才进浴室洗澡。
轻手轻脚的钻进被窝,把熟睡的人搂在怀里。
困意袭来。
他向来拿他没有办法。

关于月饼

*多cp注意,cp洁癖慎点。
*中秋节贺文吧应该是。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啦!

耍赖——红猪的场合:
“罗志祥!”
“干嘛?”
“我要吃月饼。”
“你拿呀。”
“要吃你手上的。”
“那么多月饼,你随便拿一个就好了啊,而且我这个吃了耶。”
“我不管我就要这个。”
罗•洁癖•志祥一脸无奈的看着孙•三岁半•红雷表示心累。

套路——磊落的场合:
“猪,起床了,起来吃月饼喽。”
“唔,磊哥。我马上…嗯…就起来了。”
然后翻了个身继续睡。
“你不起来的话就没有月饼吃哦,红豆馅的月饼呢。”
“我起来了!”
“乖。”
黄磊奸笑着把人从床上捞起来。
“走,去厨房。”
“去厨房干森么?”
“做月饼啊。”
“搞森么哦,你还没做。”
“不这么说你怎么起来?睡了一下午的小懒猪。”
和面,调馅儿,罗志祥在一旁打着哈欠看着黄磊做他不会做的事。
黄磊瞥了眼他止不住点的头,在手上沾了点面糊糊在他脸上。
“变白了哦。”
“磊哥你干森么啦!?”
“做月饼啊。猪肉馅儿的。”

宠溺——菠萝的场合:
啊,好饿啊。渤哥怎么还不回来。
这里没有吃的,冰箱也没有,啊,我的中秋为何如此凄惨。
刚放下手机的网瘾少年正到处找可以填肚子的东西。
都怪手机,害的我中午没吃饭。渤哥我错了,呜呜呜,快回来呀,你的掌上明猪要饿死了。
咦,那个闪闪发光的是…月饼!肯定是渤哥送我的,如是暗示自己,不安分的手已经拆开的包装袋。
刚回来的黄渤第一眼看见的就是窝在沙发上吧唧吧唧吃月饼的猪。
这月饼好眼熟啊,是不是我藏在书房的那盒。
“啊,渤哥,你回来啦。我快要饿死馁。不过我找到一盒月饼!”
“那个,小猪啊,那盒月饼是我要送给领导的。”
意识到错误的某猪立刻停止进食,并把吃了一半月饼放回盒子里,把盒子拨拉的远远的。 仿佛和他没关系一样。
黄渤无奈的笑了,这小家伙……
走过去摸摸他的头:“没关系,吃吧,月饼可以再买,饿坏我的猪可就不行啦。”
罗志祥睁着大大的眸子看着他,黄渤点点头让他放心吃。
用力抱住黄渤微胖的腰:“果然渤哥最好啦!”

挑食——羊猪的场合:
“小猪哥!你吃不吃青菜?!”
“不吃。”
“哥哥,你吃青菜嘛,好不好。”
“…不好。”
“葛格。”
“……好。”
今天也在色诱(bu 的边缘大鹏展翅。
为了让他小猪哥全面均衡成长他这羊弟弟可谓是操碎了心。
中秋节到了。
“小猪哥今天中秋节耶!”
“我知道啊。”
“你不表示一下吗?”
指脸暗示。
“哦,你没洗脸?”
“不,哥哥你再想想。”
“哦!哦!我知道了!”张艺兴眼神蓦的一亮,“你知道我趁你睡觉在你脸上画画的事了?”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因为你还没洗脸。”
小猪哥你等着,我今天不收拾你我就不叫张艺兴!
于是…
“小猪哥,我买了好多月饼,你要吃那个?”
“哦?有什么馅的?”
“有草莓味的,凤梨味的,哈密瓜味的,冬瓜味的,芋头味的…”
“停!”
还没说完便被打断。
“怎么了小猪哥?”
“我想吃肉啦。”
“行啊。”
“真的么!我要吃…”
“只有猪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