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废柒

一只日常沉迷罗先生美貌的咸鱼。

无关风月【羊猪】

*短小
*甜饼
*ooc怪我

“喂,你在哪?”
良久的沉默,张艺兴一度怀疑电话没有接通。
“嗯…喂,你是谁呀?”
啧,又去喝酒。
“在那别动,我马上就到。”
抓起搭在椅背的外套匆匆跑向车库。
“嗯。”
罗志祥醉眼朦胧的看着手机屏幕,模糊,用手摸了把,还是模糊,索性放弃了靠名字认人。
“渤哥?”
……
“磊哥?”
……
“红雷哥?”
……
“艺兴?”
“嗯?”
语气波澜不惊,罗志祥却听出了其中隐含的怒意。
“艺兴啊,我没喝酒,真的没喝。嗝——”
……
“我马上就到。”
“好的。”
张艺兴接到罗志祥的时候,他已经醉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乖巧的任张艺兴抱走。
怒火在见到他的时候就已消失殆尽。无奈的把人带回家,剥了衣服扔进浴缸。
蹲在浴缸旁尽量轻柔的给爱人洗澡。熟练的让人心疼。
看着浴缸里不省人事的罗志祥,张艺兴想着这是第几次了。下手的力大了些,浴缸里的人叮咛一声,眼皮都没抬一下。
橘黄的灯光氲着水汽,看不真切。
把人擦干了抱上床,掖好被角。张艺兴才进浴室洗澡。
轻手轻脚的钻进被窝,把熟睡的人搂在怀里。
困意袭来。
他向来拿他没有办法。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