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废柒

一只日常沉迷罗先生美貌的咸鱼。

审【红猪】

*混混雷×警察猪

*甜饼,短

*因为还没追到所以要暴力宠

*ooc怪我

“头儿,你刚下班怎么又回来了?”

张艺兴惊异看着刚走不久的罗志祥慢慢悠悠走近。

“碰上个熟人,带回来坐坐。”

果不其然,后面跟着个一米八的壮汉。张艺兴了然的点点头。

“他又干嘛了?”

“打架,给人打进医院了。你去审他。”说罢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

张艺兴脸嗖的就白了,连连摇头,颤着声开口:“头儿,要不,要不还是你去吧。”

“我已经下班了。”罗志祥瞥了眼颤抖不止的新人,“你来也快一个月了,正好历练历练。”

张艺兴无法,拉着那人手铐间的链子把人牵进了审讯室。

审讯室不大,只有一盏昏暗的小台灯,放置在隔开两人的桌上。

“孙,孙先生。请问您能告诉我事情的起因么?”

孙红雷抬头,嘴角勾起调笑。

“这局子可真不错,美人儿这么多。”

张艺兴脸色阴晴不定,内心崩溃呐喊:为什么要我来审这个一星期进三趟局子的老流氓!

面上不显,装作没听见孙红雷的话。

“麻烦您告诉我为什么打架可以么?”

“你们头儿力气可真大,现在美人都这么暴力了么。”

孙红雷置之不理。

“麻烦……”张艺兴不厌其烦的再次开口,被对面的老流氓直接打断,“你这孩子这么耿直怎么审人啊,想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吗?”

张艺兴点头,他只希望麻溜审完麻溜的溜。

“告诉你也不是不行,你得拿什么东西跟我交换啊。”

“比如?”

“我也不提啥过分的要求,告诉我你们的头儿平时在局里干过啥糗事儿就行。”

张艺兴纠结半天无果,审讯室的门却被打开,看清来人后张艺兴松了口气。

“行了,艺兴你先出去吧,这交给我。”

张艺兴那个感动啊,掏出手机就点了两份豪华卤肉饭。

孙红雷吹了个口哨:“宝贝儿你总算来了,那小子太纯了,不是我的菜。”

罗志祥坐定后答到:“滚。”

“哥就喜欢你这暴脾气。” 孙红雷笑得贱兮兮的,小眼弯成一道缝儿。“说实话,我更喜欢你穿警服,扣子系到最上面那颗的样子,特禁欲。你不知道我多想……”

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停!你少给我耍流氓,老实交代为什么打人。”

孙红雷撇撇嘴,委屈道:“还不是因为你。”

“关我什么事?”罗志祥一头雾水。

“你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

孙红雷把脸凑上去索吻,被一巴掌糊在脸上。于是只好作罢。

“你不是工作么,我那几个哥们正好约我去酒吧喝酒,对瓶吹了两瓶我就去上了个厕所,回来见我那俩兄弟双眼放光的盯着吧台。那眼神,啧啧,跟我看见你的时候一模一样。我就问啊,他俩见是我就指给我看,我顺着手指看过去,看见个美人坐吧台那喝柠檬汁儿,我想啊,这美人儿真奇怪,来酒吧喝柠檬汁儿。细看真不得了,那屁股,那身材,那脸蛋儿,啧啧。我眯着眼仔细看了通,嚯,那不是我家猪么。我一巴掌盖那俩色狼头上,他们那个气得,当场就和我打起来,我也不是好惹的主,跟何况我的座右铭可是:动我成,动我老婆就是找死。就把他们捶昏了,然后你就来了。”

孙红雷讲的手舞足蹈,唾沫星子横飞,把罗志祥直吓退了三米。

孙红雷本以为罗志祥会很感动,然后凑上来给他一个甜丝丝的吻,一抬头却看见那人皱着眉站在三米远的地儿,一脸纠结。

镇定下来后,罗志祥原地不动,问到:“就这样?”

孙红雷点头:“就这样。”

“行吧,蹲几天先,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来了。”然后跨步离开了屋子。

“好啊,记得来看我啊宝贝儿。”孙红雷笑得傻乎乎的。他明白,他在这儿至多就待三天。

罗志祥嘁了声:“谁要来看你。”

于是身后传来朗声大笑。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