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废柒

一只日常沉迷罗先生美貌的咸鱼。

钟情 【羊猪】【张老板×罗作家】【年更系列】

*有一些原剧情。
*最后一更,终于更完了哈哈哈(此人已疯
*ooc怪我,接受一切批评。

黄老爷子生日那天,罗作家难得的穿了身正装,顶着近几天连夜赶稿形成的黑眼圈来到了莫干山巅的城堡。
“哇,这老爷子家真有钱呐。好有钱哦,住在大城堡。”
行至台阶,罗作家打开斜挎在身上的包,掏出些零嘴,边嚼还边含糊不清的嘟囔着:“熬了几天夜累死了,要是这有钱老爷子家的饭菜不好吃我还有东西可以填肚子。”
在花圃旁看见一个人,大概是园丁吧。
“请问怎么走?”
那人放下手里的浇水壶,恭敬答道:“您沿着这条路直接往上走,就可以了。”
行至门口,一个管家模样的人站在那。
“客人您好,老爷恭候多时了。”
“啊,好。”
“罗先生。”还在楼梯上的作家突然听见有人在喊自己,低头望去,老爷子站在楼梯口等他。
“老爷子,久仰久仰。”
“来,去沙发上坐。”
俩人在沙发上聊天,无非是关于作家的书还有一些近期发生的事儿。
没聊两句,女仆就过来说客房准备好了。
“你先去休息休息,我等会儿来探望你。”
遣走了女仆,作家躺在沙发上阖眼沉思:“啊,回去那编辑肯定要凶我了。”
“哦呦,罗先生今天这么帅呀。”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
“罗生。”
麻溜的从沙发上起来。
礼貌的向面前的三人拱了拱手,看了眼许久不见的张老板,勾唇浅笑。
真好,他没有讨厌我。于是转身离去。
待把黄教授和王律师送走后,作家才发现张老板不知何时离开了。
啊,本来还想和他聊聊的,怎么走了。
算了,出去走走吧。
在城堡逛了一圈,最后还是回到了和老爷子聊天的客厅,客厅里几个人正在聊天。
黄老爷子,黄教授,王律师,女仆,还有那个搅乱了他一段生活的痞子少爷。
走上前去。
“老爷子,这是您?”
“侄子。”
更进一步。
“您侄子...怎么这么老气啊。”
面前老气的侄子打量起他来。了然一笑。
“老爷子这谁啊。”
“这是罗先生,著名作家。”
“作家?坐在家干啥呢?”
四目相对。
“就坐家啊。”
“哦,那你出去,这是我家。”
“孙少爷,这么久了你还是这么幼字啊。”
“幼稚,翘舌音。”
“行吧,你发音最标准了,一股东北大碴子味。”
“咋滴吧。”
“不怎么。”
不愿再和那少爷拌嘴,便又回了自己房间。
“啊,你回来了。对不起,没经过你同意就进来了。”
“可我明明琐了门。”
“先生没发现么?这里的房间都是连通的,通过阳台就能进别人房间了。”
“这样啊。那还真是我愚笨了。坐吧,站着累。”说罢便在沙发上落座,“张老板找我可是有事?”
“无事,就是想找你聊聊天。”张老板“唰”的打开扇子,半掩着脸。
“你又熬夜赶稿了?”小心翼翼的开口。
罗作家怔了怔,笑着开口:“对啊,那编辑还凶我,我就出来躲躲,嘿嘿。”
还是那副小孩心性。
“那等你回去会凶的更狠吧。”
“肯定会啦,但我就是想放松一下。”
还是那随心的做法。
扇后的嘴角勾起宠溺的弧度。
“那你不如随我回去吧,我养你。”
“好啊。”笑得见牙不见眼。
多半把这当成玩笑了吧。
那又何妨。
俩人如之前一般相互打趣,那间隙似从未出现过,亲密如旧。
开宴半小时前,黄老爷子慢悠悠的进了罗作家的房间。不过是提醒他们注意时间罢了。本想叫张老板回自己的房间,那张老板却说还想待一会儿,老爷子摆摆手,随他去了。
再转头,罗作家正慵懒的斜靠在沙发扶手上,阳光透过玻璃照在他的身上,张老板想到了在阳光下小憩的猫儿。
脑袋发热般压在他身上,身下的罗作家眯起眼,做出个凶狠的表情,活像只发怒的小奶猫,可爱至极。
将头搁在那人肩上,在他耳畔轻语:“先生可愿随我回家,我们日久生情。”
灼热的气息扑在敏感的耳朵上,颤巍巍开口:“你先起来。”
“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开始耍赖。
“你不起来我就不答应。”更胜一筹。
张老板只好让步。
“你喜欢我?”
点头。
“认真的?”
点头。
“什么时候?”
“在黄教授家的时候。”
“我想好了。”
“别,哥哥你要不再多想一下?”啊,果然是我唐突了吧。
“不用了,我已经决定了。”
屏息凝神。
“我答应你了。”
张老板想,那大概是他这辈子最刺激的时候了。
“真的么?”
作家看着面前小孩的呆愣模样,笑着点头。
一如当初。

end.

评论(2)

热度(23)